曹汝霖拒当日伪粮食局长:这种粮食 老百姓怎么下咽

文章来源:凤凰网新闻
关 键 词:黎元洪 九一八事变 徐树铮 段祺瑞 蒋介石
原文链接:http://news.ifeng.com/history/zhongguojindaishi/detail_2013_04/19/2439...

核心提示:

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王克敏想任命曹为粮食局局长,曹便拿着用混合面蒸的窝窝头,对王说,“这样的粮食,怎么能让老百姓下咽?”王也就不愿再拉曹下水了。

本文摘自:《微历史》,作者:黄一鹤,出版:湖南文艺出版社

1925年,徐树铮偕孙传芳至南通访张謇,意欲让张出山。酒宴上,徐昆曲戏瘾大发,高唱一曲,得意非凡。唱后向张索诗,张即口占一绝赠徐:“将军高唱大江东,气与梅郎角两雄。识得刚柔离合意,严章休问老村翁。”徐氏心领神会,不再谈要张出山之事。

张謇和徐树铮关系好,徐以老师事奉张。一天,张謇梦到徐写了一首诗给他:与公生别几何时,明暗分途悔已迟。戎马书生终误我,江声澎湃恨谁知?张惊醒,疑惑徐树铮是不是出事了,不久便传来徐被刺杀的消息。

徐树铮死后,不仅责令立即缉拿凶手,还亲自撰写《徐君树铮神道碑》来纪念这位老朋友。段还在家中为徐树铮设立灵堂进行吊唁,嘱咐子孙从此以后要将徐的灵位置于段氏列祖列宗灵位之旁,供奉祭拜。

段祺瑞冯玉祥

1919年秋,皖系军阀、湖南督军张敬尧四十岁诞辰,其手下准备以做寿的名义乘机捞钱。正准备军事反皖,遂发去电报:今闻大帅春秋,届期佩孚当亲率全体官兵,前来长沙祝寿!张连忙命令停止贺寿。

吴佩孚

1924年2月9日,皖系军阀张敬尧应吴佩孚之邀去洛阳一游。吴设宴为其接风洗尘,期间突然电灯熄灭。张大吃一惊,连忙拔出手枪对准吴,欲来个玉石俱焚。吴却若无其事,饮酒谈笑如故。

张敬尧督湘,他的四弟张敬汤为其麾下旅长。张敬汤常自比诸葛亮,曾经穿上八卦衣戏装,拿了鹅毛扇子,走着台步问他的马弁说:“你们看我像不像卧龙先生?”马弁们应声道:“卧龙先生只会用计,不会打仗,哪里比得咱们四帅智勇双全?”

张怀芝督鲁时,财经吃紧,张便提议全体官吏减薪。为了做好表率,张首先把自己的薪水减了一千元,规定大小官员一律按八成发薪。事后,秘书把减薪名册呈上去,张怀芝翻到第一页,把自己的名字涂掉,照发满薪。

山东督军张怀芝,向本省籍候补县知事一百八十余人训话,说:“你们各人有各人掌控的省份,同样的地皮,何以不刮外省而向本省来刮!我年轻当兵的时候拿稳宗旨,不升官便去做强盗,我绝不在本省做强盗,一因于心不忍,二则做强盗发了财,本乡本土知道财的来源,我不能向人夸耀。你们这一批知事真是太不知事了!”

张怀芝任山东省长时,考虑到自己不识字,就想出一个办法:抽签。到任后第一件事情,就是把省府要员的名字写在签条上,遇到有事,随手抽签一支,然后把此事交给此人。这招不但使得省府效率提高,也克服了要员们旷班的恶习。一天,抽到了科长姚鹏,连叫几声,见无人应卯,张怀芝勃然大怒,下令打二百军棍。这位姚鹏科长是位老名士,历任省长都敬重他,这天恰好有事外出。因此,全省署官员一致求情请求宽恕。张怀芝坚持不从,说:“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二百军棍是免不掉的。”后经多方求情,才达成妥协,由姚鹏亲自写一张欠条呈给张怀芝。那欠条是:兹欠到:省长公署军棍二百。此条中华民国五年十月四日姚鹏具。

徐世昌做总统时,张怀芝被任命为参谋总长,但这个总长夹在几个大军阀中间,要权没权,要钱没钱。一次参谋部发生闹饷风潮,张怀芝说:“我现在换上了长袍,不能像短褂子时,去打劫一笔来大家分摊几个子,我们只好白穷。”

五四运动火烧赵家楼,章宗祥挨了一顿饱打,若不是正好前来的中江丑吉拼死挡了一下,后果不堪设想。挨打之后,章宗祥住进了医院,据说很长时间都没有脱离危险,闻听肇事的学生被捕,不仅没有提出控告,反而由其妻子代替章宗祥具呈保释学生。

直皖战争后,段祺瑞下野。他在佛前发誓,从此以后不管世事,诚心皈依佛门,并说:“这班军阀穷兵黩武,祸国殃民,都是阿修罗王转世来造大劫的。我虽是菩萨后身,具有普度众生的慈悲愿力,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法力虽大,难胜群魔。”听者皆窃笑。

九一八事变后,段祺瑞受蒋介石之邀南下。南京政府给段祺瑞每月两万元生活费,段辞以过多。蒋说,老师若用不完,可赠送旧日袍泽。段遂留下,每月留数千元,其余全部分送旧部。

黎元洪就任总统时,“模范县”河北定县县长孙发绪特意跑到北京来道贺,马上被任命为山东省省长。

府院冲突时,黎元洪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,曾经非法解散国会,因此很多议员对他不满。一次国会开幕,黎元洪也出席,坐在总统席上。邹鲁问议长:“坐在总统席上的是不是黎元洪?”议长说:“是。”邹说:“黎元洪解散国会,就是背叛民国,当然失去了大总统的资格。今天哪能准许他坐在大总统席上,赶他出去!”议员们一起哄,真把黎元洪赶走了。

1923年,黎元洪被直系诸将撵出了北京,躲入天津租界。但黎依旧以总统自居,常有公函送达该年的领袖公使葡萄牙公使符礼德,说东道西。符礼德刚开始随时照译照转,后来文件越来越多,且有不少古色古香、佶屈聱牙的骈体文,葡公使的华文秘书很难领会,只好不译,公使遂在公使团的联席会议上声明,此项文件无转送之必要。

别人给段祺瑞送礼,段总是挑一两件不值钱的东西收下,其余的如数奉还。齐燮元给段祺瑞送礼,礼单上列着二十样礼品,其中有几扇镶着宝石的围屏,段全部退还。张作霖从关东给段祺瑞送来许多江鱼和黄羊,在张的副官的再三请求之下,段收了两条江鱼。

段家有个老公差叫邢宝斋,段祺瑞小时候因不爱干净,经常受到他的责骂。后来段发达了,就有人跟他开玩笑说:“你不是瞧不起他嘛,可你如今还得上街买笤帚。”邢只好说:“咱也不知道他能有今天呀!早知如此,当初就对他好点!”

段祺瑞驾鹤西去时,亲手写下“八勿”遗嘱:勿因我见而轻起政争,勿尚空谈而不顾实践,勿兴不急之务而浪用民财,勿信过激言行之说而自摇邦本。讲外交者,勿忘巩固国防;司教育者,勿忘保存国粹;治家者,勿弃国有之礼教;求学者,勿鹜时尚之纷华。

皖系失败后,藏身于日本兵营的徐树铮急于复仇雪恨,就蜷缩于大号柳条筐里,让两名日本士兵抬他去车站。

徐树铮是徐州人,喜欢吃家乡的烙馍。他吃烙馍时,主要卷这些家常菜:黄豆芽烧粉丝、萝卜丝煎的萝卜鱼、辣椒酱以及椒盐大葱。每次吃到这些,徐都回味无穷。

徐树铮在法国考察,宴请法官员。席间,他说:“饭菜不好,请各位谅解!”此语一出,饭店老板说:“您当着这么多达官贵族的人说我饭菜不好,我以后怎么做生意?必须道歉,不然就起诉你们。”徐无奈,只好登报道歉。

考察欧洲期间,某次晚餐,徐树铮对属下说:“我有一上联,只有四个字,名为开公事房,你们谁能对出?”众人默然。徐说,你们倒过来念,众人大笑。此时,一人对出“了私情案”,倒读为“案情私了”,徐表示可以。

某日,靳云鹏宴请曹锟,特意做了一道家乡名菜“烧罗汉面筋”。此菜一上,只见中间摆满面筋,四周摆着十八个口蘑,恰似十八罗汉。曹很是高兴,一品尝,连连称好。从此,“烧罗汉面筋”身价倍增。

抗战时,日本人让曹汝霖担任伪联合准备银行行长,曹推辞说:“我老了。二来我对于银行简直怕透了,实在不敢从命。”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王克敏想任命曹为粮食局局长,曹便拿着用混合面蒸的窝窝头,对王说,“这样的粮食,怎么能让老百姓下咽?”王也就不愿再拉曹下水了。

徐树铮在老家时,看到大哥徐树衔躺在床上抽鸦片,徐走近床前,取下玻璃罩,将黄铜烟灯座和鸦片烟枪统统摔下地,然后出门而去。徐树衔追到门前大骂,说要上北京总统府告徐树铮“犯上作乱”。

传播路径

更多....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数据载入中,请稍后...
  •  
  •  

相关新闻
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数据载入中,请稍后...
  •  
  •  

相关论坛
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数据载入中,请稍后...
  •  
  •  

相关博客

  •  
  •  
  • 数据载入中,请稍后...
  •  
  •  
X